江左岸/王淑芬

王淑芬

祖父,父親和我

都留下相同的傷痕和印記

也都走進風裏又消失在風中的人

窗外,雪還在下

我們一樣質樸,一樣捂住胸口

沉醉於冗長,寂寞的生活

抱著一江幽深的流水,返回

血脈隱秘的起源

一些破涕為笑的生活

允許從一滴淚水裏取出鹽巴

帶著倔強的基因

閃閃發亮

江左岸/王淑芬〉這篇文章最早發佈於《台灣好報》。

延伸閱讀
最新政治新聞